当前位置:
首页 > 书籍试读 > 《占星相位研究》试读

会员登录

captcha

>>注册新会员
>>您忘记密码了吗?

浏览历史

《占星相位研究》试读

星易图书 Xinyibooks.com / 2010-06-16

 《占星相位研究》,台湾积木文化出版,胡因梦 译

 

什麼是相位?


「相位」(aspect)這個字意味著「可以從某種角度來看事情」。在占星學上,相位這個字是用來描述行星之間的關係,以及行星和四交點(上升點、下降點、天頂、天底)的關係。每一個行星或四交點如果與其他的行星或四交點出現某種距離(以經度計算),而這個距離在整張星盤的圓周裡形成了特定的度數,我們就可以說雙方組成了某種相位。相位代表的是行星之間以及和四交點的互動方式,譬如它們可能彼此支持、增加能量,也可能彼此壓制或干擾。以下介紹占星師最常採用的六到十個相位:
這些相位可以區分為主要或次要,或是劃分成五種基本類別:

一、合相(conjunction)或中性相位,亦即兩個星體佔據了同樣的經度位置(或者近乎同樣的位置)。如果從地球來觀察,它們是並列在一起的;這是最容易被發現的相位,但不一定是最容易詮釋的相位。

二、困難相位(hard),有時也被稱為「挑戰」(challenging)或「活躍」(dynamic)相位。若採用等宮制,那麼一個相位把圓周劃分成兩半,就是所謂的對分相(opposition),
把圓周劃分成四個部分即四分相(square);劃分成八個部分就會創造出半四分相(semisquares),亦即佔據了圓周八分之一的位置;若是佔據了八分之三的位置,便是所謂的八分之三相(sesquiquadrate)。這些困難相位是非常有能量的,它們會帶來掙扎、奮鬥、巨大的成長潛力和成就。

三、柔和相位(soft),也稱作流暢(flowing)或輕鬆(easy)相位,它意味著圓周被劃分成三個等份(三分相trine)或六個等份(六分相sextile)。

四、如果一個相位把圓周劃分成五個部分,便是所謂的五分相(quintile),劃分成七個部分就是七分相(septile),劃分成九個部分就是九分相(novile),或者也可以把五、七、九再加倍,而形成更多的度數。星盤的圓周被劃分得越細,就越可能帶來更明確的訊息(譬如基因上有不正常的遺傳),但還是需要更深入的研究才行。一般而言,圓周被劃分得越細,形成的度數就越精細,而往往顯現出不尋常的特質和情況。

五、還有一些相位不會使圓周形成任何形狀,譬如十二分之五相(quincunx,在美國稱其為inconjunct,代表兩個行星距離五個星座之遠),以及很少用到的半六分相(semi-sextile,代表兩個行星距離一個星座之遠)。


入相位和出相位

入相位(applying aspect)指的是運行速度比較快的行星,正在接近速度比較慢的行星─換句話說,它們快要形成正相位了。出相位(Separating aspect)則代表正相位已經形成了,但走得比較快的那個行星正在脫離另一個速度比較慢的行星。在事件占星學派裡,了解這兩種相位的差異性是很重要的,因為出相位意味著事件已經發生了。在本命盤的詮釋上,出相位代表的是一個人還未誕生之前某些事件已經發生了,而入相位則代表事件可能會在未來發生,不過這種觀點其實會造成誤導,最重要的是,入相位可能比出相位更有力量,其他還得再深入探究才能下定論。

欠缺的相位

占星家就像藝術家一樣必須學會觀察,他必須發現是什麼元素使得一張星盤有別於其他的星盤,這其中的一個著眼點就在於相位的欠缺或特別有能量。另外我們必須留意的是哪一個行星形成了最多的相位,而哪一個沒有任何相位。

• 星盤裡沒有合相:這是經常會出現的情況,但是否值得研究仍有許多爭議。由於合相往往能夠驅動一個人,而且是一張星盤的焦點,所以完全沒有合相,可能代表缺乏動力和方向,不過也代表解釋上比較有彈性。

• 星盤裡沒有對分相:此人會傾向於極度主觀,往往無法從別人的角度來看自己,也不能接受別人的意見或回饋。這可能是源自於無法覺知自己和他人的本質。

• 星盤裡沒有四分相:這類人可能缺少動力或活力,而且會選擇容易的路走,但如果有其他的要素,或許會減輕這種傾向。這類人的童年生活通常很穩定,而他們的本能就是維持固有的狀態,所以不會去頂撞他的根源。

• 星盤裡沒有三分相:如果一張星盤裡有許多四分相而完全沒有三分相,那麼此人容易跟自己或世界對立。他會有凡事過度的傾向,而且精力旺盛,喜歡推翻原有的基礎。這類人會習慣性地認為事情很困難,而且真的很容易造成困難。

相位最多的行星

值得留意的是,相位最多的那個行星,經常是整張星盤裡能量最強的部分,這代表那個行星能夠完全統合到一個人的內心和生活裡,而且這個行星的能量有許多表現的管道。

沒有相位的行星

如果我們把次要相位也納入進來,那麼也許沒有任何行星是沒有相位的,但如果只專注在重要的相位上面,那麼某些行星的確可能沒有相位。事實上,占星師用的容許度如果比較窄,就會有較多的行星是沒相位的;可能只有兩三個行星有相位,其他的就沒有了。傑弗瑞‧狄恩(Geoffrey Dean)和他澳洲西部的同僚們於七○年代在這方面做了一些研究,他們發現那些獨自運作的行星,或是兩三個沒有相位的行星,每每會顯現出一些重要的信息。舉例來說,他們發現如果一個人的火星沒有任何相位,那麼這個人就會「一直在忙碌」。

多產作家的水星經常是沒有任何相位的,包括艾格莎‧克莉斯汀在內。沒有相位的行星幾乎像是在獨自運作,有一點像次人格的狀態,它們的本質並沒有統合到整個人格裡面。這不一定是好或不好,通常這個行星(或多個行星)帶有一股想要表現自己的渴望,而其他行星的能量似乎都無法干擾到它的表現。

 

 

行星的組合

如何利用以下的提示以下的簡短提示是為了增加占星師的研判速度。如果相位很緊密,例如呈合相或困難相位,這些提示就會更貼切。柔和相位通常可以忽略,但如果相位很緊密的話,那麼詮釋者就可以將這些提示結合他們對三分相或六分相的理解,來做出更貼切的解釋。雖然這些內涵主要是在詮釋個人本命盤,但也能促進我們在其他占星派別上的分析及預測能力。這些提示只有在運用於主要相位時才有用,所以不包括十二分之五相、五分相和七分相(這些相位都需要個別研究)。如果想在行星組合方面了解得更仔細,請參考我的另一著作《占星相位研究》(Aspects in Astrology)(小編:2010.06中旬即將上市)。

太陽與月亮的組合
這個組合的所有緊密相位都代表某種形式的創造力(由星座可以看出其內涵)。柔和相位會為這類人的人生或性格帶來某種程度的穩定性,困難相位則代表父母之間有分歧,而個案的基本需求與渴望的事物之間也會有矛盾。這類人過往的家庭背景造成的心理需求,可能會阻礙他們往前進展。

這兩個星體形成的合相如果是落在失勢位置,那個位置的星座和宮位就是必須關注的重點。誕生在新月時分的孩子往往有特質非常相似的父母,而且其中之一可能扮演雙親的角色,或者此人是由單親扶養,甚至可能是在孤兒院裡長大的。

太陽與水星的組合
這兩個行星的距離不可能超過二十八度,因此只可能形成合相。這類人很難意識到大部分人都有的主觀傾向在自己身上也有,他們也很難和自己的意念、概念及觀點保持距離,如果他們和別人有不同的意見,往往不易從別人的角度來思考,而且容易被觸怒。但如果有其他相位與這個合相連結在一起,而這個合相落入的星座是有利的位置,就可能為思維的過程帶來能量,而且能認知到教育的重要性,言語的表達上也比較有信心。

太陽與金星的組合
由於太陽和金星的距離不可能超過四十八度,所以只可能形成合相或半四分相。這個組合會帶來溫暖、受歡迎及柔和的性格,但也可能有懶惰、自我耽溺及奢華的傾向。這類人會渴望取悅別人,或是過於期待受人歡迎和被愛,而這會導致太容易妥協或讓步。他們的關係很可能是他們最重要的部分,但金星往往會減低太陽的活力。這類人很愛他們的父親,而父親也可能是性格溫和有愛心的人,甚至可能不惜一切代價都要維持和諧。

太陽與火星的組合
這兩個行星如果成緊密相位就會增加力量、勇氣與活力。
這類人通常有明顯的目標,也有採取行動的膽量,他們可能很想為某個人或某件事奮鬥。困難相位則會帶來不必要的競爭性、過快的生活步調、總想立即行動,或者極想獲得自由。衝動、不耐煩、以自我為中心的傾向,則令這類人成為製造麻煩的人,但也可能變成專門解決問題的人。這個組合很利於必須展現果決力和力量的工作。這類人可能與父親或其他的權威人物處不來,也可能有意無意地和自己過不去。

太陽與木星的組合
樂觀、有信心、興致高昂、慷慨大方,想要儘可能地經驗這個世界。這類人性格逍遙自在、喜歡探索、渴望成長、有幽默感、有願景、有哲學傾向,但困難相位可能帶來過度的自信心和自傲,或是對自己和他人有過高的的期待。他們也可能有掩飾錯誤和問題的傾向,或者承攬過多的責任。這類人的父親往往被視為神一樣的人物,或者很難親近、遙不可及,也可能太過於成功而不易趕上他的成就。

太陽與土星的組合
這個組合會帶來實際的或陰鬱的人生觀。這類人對自己和人生都抱持嚴肅認真的態度,不容易相信人,防衛性很強;他們早年缺乏自信心,而導致害怕失敗或定下太容易達成的目標。這類人的原生家庭管教通常很嚴格,因此要花一輩子的時間才能擺脫掉「自己不夠好」的信念,不過他們年紀越長越有信心,也越能自給自足,而且往往會變成指導他人的權威。自我否定、自我防衛以及自律的能力都可能帶來歷久不衰的成就,除非星盤裡有其他相反的要素。這個組合也代表父親懦弱,或者早期的生活有很多制約,但制約往往來自於母親或別處。

太陽與天王星的組合
這類人會覺得與家庭或社會格格不入,而比較認同圈外人或異鄉人。這個組合代表的是獨立自主的精神、叛逆的本質和堅強的意志力,不過年紀越大,性格越和緩。他們年長之後會發現拒絕或接受的權力是在自己手裡,故而解決了早期被排拒的感覺。他們通常會堅持擁有個人的自由,不喜歡別人干預他們或指導他們,而且有強烈的渴望想要發現真相或分享自己的發現。這個組合非常有利於科技和科學幻想。這類人的父親可能給人冷淡疏離的印象,或是喜歡自訂法律。

太陽與海王星的組合
這個組合很渴望活出理想,有逃避現實的傾向,卡特將其描述為「超脫平凡或具體事物的細膩覺知」。如果形成的是緊密的柔和相位或困難相位,就意味著慈悲、友善、敏感以及對精緻事物的欣賞能力;但薄弱的自我感和美化自我的需求,也可能導致自欺、缺乏現實性或喪失一些機會。這類人的敏感度和精緻的本質,非常適合投入藝術和慈善工作。認同受害者會使他們變成受害者,或是成為救贖者。他們可能會把父親過度理想化,但父親往往是懦弱的或消失不見了。這類人本身或是生命中的男性,也可能有酒癮或毒癮方面的困擾。

太陽與冥王星的組合
這個相位代表的是專注力、強烈的驅力、清晰的目標及殘忍的本質。這類人有許多會執迷於自我改善和自我發展,因而帶來了巨大的成長和轉化;他們可能從一貧如洗變得相當富有,或是從犯人變成聖人。他們在人生的某個階段必須做出生死之間的抉擇,可能在過程中經歷絕望和自我毀滅,繼而揭露了深層的自卑感。在這種轉化未出現之前,他們通常會傾向於自我打擊,而且會投入最困難的情境裡。他們其實和父親有很深的連結,然而父親卻是個遙不可及的人物。父親的死亡可能造成極深的痛苦,但同時也會揭露許多真相,帶來深刻的轉化。

 

 

月亮與水星的組合

這個組合很適合談論日常事宜,有理解、探討和感覺的潛力;可能每一個有月亮與水星呈緊密相位的人,都能透過寫日記來獲益。這個組合在寫作上有豐富的想像力,可以寫一些肥皂劇類型的劇本。這類人一方面會展現出同情心,一方面卻喜歡談八卦。這個組合與豐富的常識有關,但也可能缺乏常識。困難相位代表理性和感性之間的衝突,或者有記憶力上面的問題。這類人的母親往往很喜歡說話,有可能過度理性或過度不理性。這類人和母親的兄弟姊妹很有緣分。

月亮與金星的組合

這個組合提供了強烈的女性特質,困難相位卻代表兩種女性法則之間的衝突。這個組合也意味著有愛心、善於關懷和體恤別人,或者渴望被關懷、被體貼地對待,不過要看其他的相位才能決定。四分相代表的是被寵壞的小孩,從小就不斷地得到禮物,卻一直渴望找到值得被愛的證據。母親可能喜歡享樂,卻又覺得沒盡到家庭或母親的責任,所以有罪惡感,而這類感覺有時是想像出來的,有時是真實的。這類人很想逃避物質和身體上的困境,渴望一切都很順利,因此在壓力下會展現出過度退讓或妥協的特質。這個組合也會使人熱衷於消費購買,有物質主義傾向,而且比其他的人都享受得到禮物的快樂。

月亮與火星的組合

有這類相位的人行為非常直接而真實,感受或行動通常是合一的。他們極少會滿足於當個旁觀者,有一種渴望投入的衝動。他們之中有許多人在年幼時經驗過家庭的不和,有的甚至是在砲彈轟炸區裡長大的。這類人對威脅很敏感,有強烈自保傾向,情緒很容易被激起。這個組合意味著勇敢、易怒、多變,特別是困難相位。這類人的母親性能量通常很強,或者缺乏當母親的經驗,很年輕就有了孩子。這類人很可能對母親光火,也可能有強烈的想要保護她的欲望。這個組合也跟「速食」有關聯(包括匆匆忙忙地用餐,吃東西很隨性,或是一生氣就想吃東西),同時也和家庭裝潢及DIY的活動有關。

月亮與木星的組合

強烈地想要保護自己和他人,本質是慷慨和充滿關懷的。領域感經常伴隨著溫暖熱情的特質,也常常飲食過量或食物煮得過熟,而且有貪婪和浪費的傾向。困難相位代表的是誇大的感覺,容易情緒化,日常生活情感的起伏很大。他們帶有一種大嬰兒的感覺,而且這種狀態會一直持續到成年。他們的飲食模式與他們的信仰及信念有關,這類人在異國文化裡覺得很舒服,甚至可能住在國外。與母親的議題會被誇大,而且會把母親體認成缺乏理性、歇斯底里或攀龍附鳳的人。在事件占星學派裡,這個組合象徵的是集體的歇斯底里狀態,或是強烈的情緒釋放。

月亮與土星的組合

困難相位代表的是早期家庭裡缺乏溫暖或情感上的溫柔互動。這類人的父母必須辛苦地工作,把工作看得比家庭生活更重要,或者原生家庭貧窮,帶給他們一種蕭瑟感。這個組合有利於和時間及管理有關聯的狀況,但也帶有吝嗇的特質。有這類相位的男人在女人面前顯得很害羞,甚至有點畏懼女性。男女兩性都害怕在情感或家庭層面上負起責任,不過有些人卻會變成這類議題的權威,職業往往涉及到照料他人、餐飲、外燴或營造業。

月亮與天王星的組合

這個相位代表高度的意志力和瞬息萬變的情緒,同時也暗示著童年發生過難以逆料的事,父母的照料可能中斷過。這類人對於被排拒特別敏感,所以行為表現上顯得難以取悅。他們渴望獨立自主的傾向,也會導致不易妥協、拒絕接受幫助的行為模式,而這又會帶來一種孤立感。他們經常改變家庭生活的方式,譬如換伴侶、換居所、換國家,或是喜歡改變家裡的裝潢。如果這類相位的能量很強,便可能偏好自給自足或獨立的生活方式。如果女性的星盤裡有這兩個行星形成的四分相,則可能由單親扶養長大。

月亮與海王星的組合
這個組合代表敏感,容易受外界影響,願意配合別人,渴望無條件的愛、滋養和安全感。同時也代表渴望擁有理想的家和情感經驗。這個組合也意味著想要擁有一個理想的居家環境,但家裡卻往往很混亂。在童年時遭到棄養是這類相位經常發生的事;他們的母親會被體認成脆弱、不穩定或是受害者。這類人的關係帶有相互拖累的特質,或者他們本身有上癮傾向,但這個組合十分利於藝術、慈善和志願者的工作。

月亮與冥王星的組合
這類人比較喜歡強烈而短暫的關係,有的會覺得獨居比較舒服。他們有一種強烈的被母親侵犯和干預的感覺,因此非常渴望擁有私密性。這類人對被背叛和欺騙特別在意,但人生很少是輕鬆的,往往有處理危機的能力;這是源自於早年就經驗過悲劇、死亡,或是家族裡有人罹患精神病。月亮和冥王星形成相位的人很善於鼓舞別人、轉化家庭的負面情況,或是有能力讓家和花園起死回生。

 

 

相位的意義-合相

 

 

 相位的意義

合相(The Conjunction):

過去的占星家認為兩個行星只有落在同樣的星座上面,才能算是合相。今日的占星家把容許度放大到八或十度,因此合相可能會「跨」倆個星座。這是因為某些占星家認為合相的影響力太大,所以應該把容許度放大。

約翰‧艾迪(John Addey)和查理士‧哈威(Charles Harvey)都建議,相位的意義有某部分是來自於星盤被劃分的等份數字──換句話說,三百六十度的圓圖必須被劃分成某些等份,才可能形成某些相位。

以合相來看,圓周並沒有被劃分成任何等份,因此這個相位和「一」這個數字有關,也就是帶有「合一」的概念。我們可以說「一」就是合相的核心意義,因為這兩股行星的能量是融合在一起的。如同所有的相位一樣,越是接近正相位的合相,其影響力越強。正相位就像是兩個鈴鐺同時被敲響,你很難區分它們發出的聲音,同樣的,成合相的行星也很難看見彼此。如果兩個行星形成的是正合相,那麼有此相位的人會覺得這兩個行星是同一個;別人或許還能分辨出兩者有不同的特質,但個案本身卻覺得它們是同一股能量。


舉個例子,如果某人的太陽與水星成合相,就會強烈地認同所謂的「理性」。他們會完全認同自己的觀念、意見以及說出來的話。一個沒有這類相位的人,很容易發現自己的觀念、思想和意見並不是他這個人本身;亦即他的思想和話語只是整體人格的一部分,並不必然能代表他這個人。

因此合相帶有一種相當主觀的特質,擁有這個相位的人往往無法意識到它勢不可擋的力量。有時這個相位的特質無法被看清楚,是因為你會假設每個人都是以同樣的方式建構成的,所以你不帶有自己的個人特質。尤其是太月合相的人,很容易受這種主觀能量的影響,因為涉及到太陽的合相一向會影響一個人的身分認同。

一般而言,合相就像是臉上長了胎記,只有在照鏡子的時候才會看見它(特別是涉及到太陽和月亮的合相)。我們雖然可以感覺臉上有胎記,但是因為無法直接看到它,所以很難描述它,因此我們需要一面鏡子來看見自己的真相。只要一開始想到鏡子或是其他人,我們就會跨出自我中心、談論到其他的人,也就是談論關係、他者或是對分相位。

當太陽與月亮合相的時候,亦即所謂的新月時分,你其實是無法看到月亮的;這已經說明了合相帶有一種「盲點」的意思。
那些星盤裡有許多合相的人,往往有一種自動自發和自主的特質,他們不會向外尋找自我的定義,或是靠著外界來確認自己的身分,因此比較沒有自我懷疑的傾向。這就好像他們不必藉由鏡子來看自己似的,顯然這也代表他們很難透過與別人的互動來認清自己。你可以想像如果一位畫家在畫自畫像的時候,從未照過鏡子或是看過自己的照片,會是什麼情況。我想這種畫家畫出來的自己,一定跟真實的狀態不大一樣。簡而言之,合相會帶來非常主觀的傾向,而鏡子或照片都能使它變得客觀一些。

我發現新月人很少尋求占星師或心理治療師的協助。他們對自己的方向或目標十分清楚,但是也可能認知不夠周全,因為只有透過與他人的互動,我們才能完整地認識自己,變成一個更圓融的人,也更能意識自己和整個社會的複雜面向

 

合相很容易找出來,由於能量都集中在一個小小的區域裡,所以它一向是觀察星盤的重點,特別是涉及到個人行星的話。合相就像一幢房子裡的壁爐一樣,會立即成為注意力的焦點。

合相不帶有好或壞、輕鬆或困難的成分;它就只是在那裡罷了。至於這兩個行星相處的情況如何,就要看它們是否能融合在一起了。譬如月亮和金星合相,就不容易改變原先的柔順特質。月亮如果合相土星,感覺上當然不會很舒服,因為此人的滋養能力和自發的情緒反應(月亮),會被謹慎、自制、恐懼、責任、義務和掌控的能量影響(土星)。

由於能量融合帶來的的效應,所以成合相的行星,特別是有好幾個合相的情況,會變得很難詮釋,必須做仔細的綜合性研判。通常外行星對內行星的影響是比較強烈的。由於合相大部分都會連結到星盤的其他行星或交點,所以必須仔細地考量。

如果有三或三個以上的行星形成合相,而且是在8度之內,便是所謂的「星群」了。星群許還能分辨出兩者有不同的特質,但個案本身卻覺得它們是同一股能量。

舉個例子,如果某人的太陽與水星成合相,就會強烈地認同所謂的「理性」。他們會完全認同自己的觀念、意見以及說出來的話。一個沒有這類相位的人,很容易發現自己的觀念、思想和意見並不是他這個人本身;亦即他的思想和話語只是整體人格的一部分,並不必然能代表他這個人。

因此合相帶有一種相當主觀的特質,擁有這個相位的人往往無法意識到它勢不可擋的力量。有時這個相位的特質無法被看清楚,是因為你會假設每個人都是以同樣的方式建構成的,所以你不帶有自己的個人特質。尤其是太月合相的人,很容易受這種主觀能量的影響,因為涉及到太陽的合相一向會影響一個人的身分認同。

一般而言,合相就像是臉上長了胎記,只有在照鏡子的時候才會看見它(特別是涉及到太陽和月亮的合相)。我們雖然可以感覺臉上有胎記,但是因為無法直接看到它,所以很難描述它,因此我們需要一面鏡子來看見自己的真相。只要一開始想到鏡子或是其他人,我們就會跨出自我中心、談論到其他的人,也就是談論關係、他者或是對分相位。

當太陽與月亮合相的時候,亦即所謂的新月時分,你其實是無法看到月亮的;這已經說明了合相帶有一種「盲點」的意思。

那些星盤裡有許多合相的人,往往有一種自動自發和自主的特質,他們不會向外尋找自我的定義,或是靠著外界來確認自己的身分,因此比較沒有自我懷疑的傾向。這就好像他們不必藉由鏡子來看自己似的,顯然這也代表他們很難透過與別人的互動來認清自己。你可以想像如果一位畫家在畫自畫像的時候,從未照過鏡子或是看過自己的照片,會是什麼情況。我想這種畫家畫出來的自己,一定跟真實的狀態不大一樣。簡而言之,合相會帶來非常主觀的傾向,而鏡子或照片都能使它變得客觀一些。

我發現新月人很少尋求占星師或心理治療師的協助。他們對自己的方向或目標十分清楚,但是也可能認知不夠周全,因為只有透過與他人的互動,我們才能完整地認識自己,變成一個更圓融的人,也更能意識自己和整個社會的複雜面向。

合相很容易找出來,由於能量都集中在一個小小的區域裡,所以它一向是觀察星盤的重點,特別是涉及到個人行星的話。合相就像一幢房子裡的壁爐一樣,會立即成為注意力的焦點

 

合相不帶有好或壞、輕鬆或困難的成分;它就只是在那裡罷了。至於這兩個行星相處的情況如何,就要看它們是否能融合在一起了。譬如月亮和金星合相,就不容易改變原先的柔順特質。月亮如果合相土星,感覺上當然不會很舒服,因為此人的滋養能力和自發的情緒反應(月亮),會被謹慎、自制、恐懼、責任、義務和掌控的能量影響(土星)。


由於能量融合帶來的的效應,所以成合相的行星,特別是有好幾個合相的情況,會變得很難詮釋,必須做仔細的綜合性研判。通常外行星對內行星的影響是比較強烈的。由於合相大部分都會連結到星盤的其他行星或交點,所以必須仔細地考量。


如果有三或三個以上的行星形成合相,而且是在8度之內,便是所謂的「星群」了。星群當然會強化合相代表的特質,因此星群顯然是一張星盤裡非常重要或是應該關注的焦點,但由於星群的能量是連結在一起的,所以詮釋會變得相當困難。有個說法是,星群可能會變成個案的盲點;他會很難意識到自己在相關領域裡的態度有多麼偏頗。由於我們必須找到詮釋星群的方式,所以不妨將其中最強勢或最顯著的行星先獨立出來。


以前文提到的伊諾克‧鮑威爾的星盤為例(加頁數),我們可以先把水星和冥王星獨立出來,因為它們是這組星群裡面的關鍵點;水星是這一組行星所落入的雙子座的主宰行星,而水星又落在它自己的星座上,而冥王星之所以重要,是因為它的能量是最沉重的。這組星群代表鮑威爾是一位強勢的溝通者,很喜歡談論一些禁忌議題,更是集體陰影層的代言人。此人認同(太陽)的是理性邏輯(落在雙子座,水星被極度強化),非常重視知識,而且熱愛(金星)語言,可能把語言看成是美好的東西;但是他也可能執迷(冥王星)於概念(水星),習慣以強勢的態度來溝通。我們可以像這樣一直詮釋下去,希望讀者從其中能得到一些概念。


在這個例子裡,星群是落在五宮裡,但是其主宰行星影響了整張星盤──至少會影響到由太陽、水星、金星或冥王星主宰的宮位。心理學家可能會把這種情況描述成「情意結」(complex)。如果我們把這些宮位裡的任何一個行星及其相位也納入考量的話,就可以把這組星群視為鮑威爾整個生命的關鍵所在。


伊諾克‧鮑威爾是英國的一位著名的議員,他的一些帶有種族歧視色彩的激烈言論,老一輩的人都很熟悉,他的意見都是以非常強勢的方式表達出來的。他可以說是一位知識份子,但是有點過度強調理性思維,而且學術味濃厚的言論顯得相當枯燥。他能夠說八種語言,包括一些早已死掉(冥王星)的語言,例如希臘文和拉丁文。戰爭期間他曾經在情報單位服務過,這也反映出了水冥相位對秘密資訊的掌握能力。從某次的公開訪談中我們可以得知,他最舒服的示愛方式就是寫詩。他喜歡的是華格納之類的有力量的音樂(金冥相位)

 

 

相位的意義-對分相

 

相位的意義

對分相The Opposition

對分相就是把圓圖分成兩個等份。當我們開始思考「二」這個數字時,立即進入了二元對立的領域。這種哲學觀點不但是占星學的基礎,也是所有的哲學、心理學和玄學的基石。我們的存在就是奠基於二元對立的法則,譬如我與非我、陰與陽、光明與黑暗、男人與女人、意識與無意識、內與外、上與下等。有趣的是,所有對立的事物其實都很相似。

英國的小孩都知道傑克‧史布萊特(Jack Sprat)不吃肥肉,而他的太太不吃瘦肉(一首著名英國童謠歌詞)。如同這對夫婦一樣,星盤裡的對分相渴望的也是反向的東西,但反向的東西與正向的東西其實是息息相關的。我們所經驗到的對分相,就像我們的內在既有傑克又有他的太太似的,這兩者所渴望的好像都是對方擁有的東西。


另外有一個比較貼切的比喻是:當我們正站在屋子的中央,但是前門和後門的鈴聲同時響起,那麼我們到底應該去開哪一邊的門呢?顯然我們不可能同時出現在兩個地方。處理對分相的秘密就在於覺知及善用兩個面向。重點是,雖然我們無法同時照顧到前門及後門,但仍然可以按順序來回應它們,否則我們就會讓那位陌生人站在緊閉的門外,而喪失了一次重要的晤面。就算這個陌生人是我們的敵人好了,但是忽略敵人也無法使他離開,反而會強化他進入屋內的決心。


我們只有意識到對立的一面時,才能覺知到自己的這一面,而對立的那一面可能會有一段時間被阻擋在密閉的門外。所以通常能符合自我形象的那個行星,是我們比較樂意接納的,而被我們排斥的那行星,則往往是比較「沉重」的,或是社會不太能接納的面向。當然這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法則,因為情況會隨著一個人的性別和文化背景而產生不同的變化。生活在西方世界的人比較能接受月亮和金星的特質,不太願意承認火星或是土星的特質。


或許我們會排斥某一股能量,但是我們的靈魂要求的是完整性,因此會讓那個被排斥的行星能量以某種方式侵擾我們的生活,它侵擾的程度就像我們排斥它的程度一樣。如此一來,我們就會跟這股看似陌生的能量相遇,而且是透過某個人、團體或事物而看到的。我們會成為對方的受害者,此即所謂的「投射作用」。


每一回當我們在外面遇見自己所排斥的行星能量時,我們就被賦予了認識它和擁有它的機會。我們會一再地與它相遇,直到我們發展出對它的覺知為止。這種情況並不是不公平或是很糟糕的,因為我們必須活出生命本質的所有面向,才能變得完整。如果只活出其中的一面,就等於只用了一半的能量。


顯然不是只有成對立相的行星才會遭到我們的排斥,而且我們也不需要把它們看成是負向的。正如在談戀愛的時候,我們其實不可避免地會跟愛人星盤裡的某個相位的能量相遇。同樣地,當愛情幻滅時,代表我們已經把投射出去的那股行星能量拾回來了。

 

 

讓我們再回到剛才說過的,對分相的星座特質雖然是對立的,但是也有互補的作用,就像政治上的反對黨彼此監督,不讓對方發展得太過分。更有趣的是,反對黨往往會促使另外一個黨走得更極端,因此右翼會變得更右傾,左翼會變得更左傾。如果我們認為每一個黨都能夠把對立的黨,看成是平衡自己的另外一方,那我們就太天真了。雖然如此,當兩個黨勢均力敵的時候,仍然會在做決定時考量到對方的狀態。


從東方哲學的觀點來看,光明可以詮釋成「黑暗」的消失,而黑暗則可以詮釋成缺少亮光。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對分相,也許能帶來比較正向的態度。在我們的文化裡,對立的一面通常會被看成敵人,而且必須竭盡所能地壓制。有一些嘲諷主義的觀察家發現,衝突越極端,雙方的相似度越高!這就像是朝著東面的方向去旅行,最終我們會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原點,也就是西面的起點。


對分相的元素通常是相稱的,它們彼此可以相處。譬如風象星座與火象星座是對立的,但風是唯一不能滅火的元素。事實上,缺少了風,根本無法生火。儘管如此,當我們考量「相稱」這個字的意義時,也必須想像一下風如何使一根火柴的火變成了森林大火,這樣我們就會很清楚對分相為何素有極端主義的聲名了。風元素雖然與火元素相稱,但這只站在火元素的立場詮釋的結果!


同樣的,土元素也跟水元素是對立的,它們不但可以快樂地合作,而且非常需要對方。土需要水來變得肥沃;但是太多的水卻會淹沒土,太少的水則會使它荒蕪。對立的星座需要彼此來達成最高的功效,不過首先得學會妥協、適應以及施與受的藝術︙︙,這也是讓關係持久的條件。所以對分相與其他的困難相位最大的不同,就在於對分相通常會顯現在關係的領域裡。如果一個人的星盤佈滿了對分相,很容易形成擺盪到兩端的極端行為,也可能很難下決定,而變得凡事都想要與人商量,無法自己採取行動。


對分相會促進覺知;它們的存在就是為了讓我們透過關係來發展覺知力。可是太敏銳地覺知到對立的兩面,也可能使我們變成網球賽中的觀眾,不停地來回觀察著。一直留意到事情的兩面,會使我們完全朝著一個特定的方向發展,但是也可能制止我們走得太極端,或者導致我們不採取任何立場;我們可能會一直站在中間的位置。有時這會是最能覺知整個情況的位置,然而一直坐在圍籬上觀望,也是很辛苦很不舒服的狀態。


基本上,我們必須以整合的方式來運用對立相的能量。某種程度的左右擺盪或許是無法避免的,而且也不是很糟糕的事,因為這樣我們才能看到自己的另外一面,變成一個更圓融,更有洞見和深度的人。在最佳的情況下,對分相不但能使我們透過自己的矛盾性來發展更完整的覺知,同時也能透過人生所有遭遇之中的矛盾性,來發展出完整的欣賞和接納的能力。


相位的目的就是要增強覺知和注意力,一旦擁有了完整的覺知,我們就可以與人分享自己的洞見。對分相是特別重視關係的相位,這不但為其帶來了製造問題的戰場,也帶來了獲得最大成長的舞台。

 

 

相位的意義-三分相

 

相位的意義

三分相(The Trine)

 

 兩個行星如果成120度角,把360度的圓圖畫分成三個等份,就形成了三分相。傳統認為三分相這個最主要的柔和相位,是星盤裡最輕鬆有利的要素。這裡所謂的輕鬆有利,指的是行星或交點之間的相處很容易,能量互動得很和諧。通常這兩個行星都是落在相同的元素上面,它們的發展方向也許不同,卻不會彼此阻擾;它們會相互支持。因此三分相涉及的行星,能夠道出我們在何種事物上會顯現流暢自在的特質,就好像做這類事是與生俱來的能力,而且有一種享受的感覺。因此在某種程度上,三分相代表的是天生俱足的才華,使我們感覺愉悅和享受的事物,也有一種精神上的提振效果。

因此我們可以說三分相代表的是我們的動機,它會使我們追求享受和快樂,也帶著一種「存在」而非「做」的特質。當我們還年輕的時候,很自然會渴望過輕鬆舒服的日子,也許上半生應該努力完成一些事情,這樣下半生就能過得舒服一點。隨著年紀的增長,我們會發現自己越來越不在乎輕鬆與否的問題,反而會傾向於存在、反思、安住,甚至會渴望與「神」連結(不論你認為神代表什麼);心理學家也許會將其詮釋成渴望與內在的核心本質連結。最後的這種說法,我們會聯想到三分相是把圓圖劃分成三個等份,在基督教的傳統裡,「三」這個數字象徵的就是聖父、聖子與聖靈的三位一體本質。

當我們談到四分相的時候,才會明白緊張的能量是成長和存在最重要也最有價值的驅力。當然太緊張的能量也會造成壓力,損害到我們身心靈各個層面的福祉。因此星盤裡的三分相帶來的輕鬆感覺是有治療功效的。困難相位帶來的壓力則會剝奪我們的能源,耗掉我們電池的能量。三分相使我們藉由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來充電,所以三分相可以說是最少阻力的相位。人們會透過各式各樣的活動來放鬆自己,學習放下執著,這些活動就是由三分相所代表的。

困難相位則使我們覺得沒有任何事是夠好的,所以會造成挫敗感以及快要被壓垮的感覺。三分相能夠幫助我們接納自己以及自己的成就,即使這些成就搆不上我們的期望。多年來我藉著去看骨科醫師而了解了三分相的治療本質。我因為背痛而去看了好幾位整脊醫師,我接受的是扳來扳去的矯正脊椎方法。每做完一次治療,我就可以維持一段時間不痛,但是卻無法產生長遠的療效。後來我發現了一位頭蓋骨整治專家,他的手法細膩到我幾乎無法感覺什麼。總之,他把我的背治好了。重點是,這種治療方法只是讓我們的背脊自然地回歸到它原來的位置。這位大夫運用的就是三分相的能量,而以往的那些整脊醫師都是用強迫式的手法在治療。

大部分的心理治療師採用的也是三分相的治療方式,有時也會選擇用挑戰或驅迫的方式來治療病人(在這種時刻他們就是在使用四分相的能量)。理想上,治療師應該創造出一種溫暖的氛圍來促進療效,藉著治療師的支持、包容以及最重要的接納,個案就能逐漸接納自己,也比較能處理內在的衝突,面對困難相位帶來的議題時也顯得比較成熟圓融。因此三分相會促成接納和輕鬆的態度,但不一定能帶來與和諧相位有關的幸運、利益,或是其他的正向狀態。輕鬆和快樂的能量固然能治療我們,但未必能帶來成長。反之,四分相或是緊張相位也未必會帶來壞消息。好或壞都是觀察者的主觀感受,並且得視情況而定

 

 

行星的元素能量若是能自然地融合在一起,就能產生每個人都羨慕的性格特質,但是行星本身並不一定融合得很好,這就是三分相比較難詮釋的部分。

我認識的一位女士有一個水象星座的大三角圖形,涉及的行星是土星、金星和冥王星。我們可以說這位女士有一種才能,可以讓一份強烈而深刻(冥王星)的親密關係(金星)持續下去,通過時間的考驗(土星)。我們應該還記得水元素容易使人產生情感的依賴性,而大三角圖形尤其帶有一種強迫性,所以這位女士能夠讓婚姻持續下去,並不是令人驚訝的事。在她的觀點裡,愛是跟恐懼、損失以及權力有關的,但是因為這三個行星形成的是三分相,所以她沒有去質疑這些心態和經驗。她對丈夫很兇,對小孩也很嚴格,她總是以「為他們好」或是「愛他們」來合理化自己的作風。

因此她的孩子繼承了金土困難相位的特質,也是不足為奇的事。他們覺得自己不被愛,無法產生自我價值感,而且基本上也無法接納別人。三分相和其他的要素造成的這種行為模式,可以寫好幾頁也談不完,我要說的重點其實是,這位女士受了三分相的影響,變得很難覺知眼前的情況,也很難改變自己。因此,有緊張相位的人反而容易看到自己的心理活動,因為這種相位會讓人產生自我懷疑,也比較不能接受眼前的經驗。三分相令我們有接納的能力,但是不會去質疑與這個相位有關的事物。當然這種特質是很有幫助的,因為任何一個人都需要有某種程度的接納能力,但是我們也需要困難相位帶來的質疑和不確定性,才能有更多的成長。如果我們從不質疑自己和自己的做為,就會變得非常自滿,無法有任何改善。


三分相是非常被動的相位,雖然它也能提供某種程度的動力,可是卻無法像困難相位那樣驅迫我們去做一些事情。當事情變得很困難的時候,三分相會讓我們被動地接受那種情況,因此三分相加上困難相位,可以把一些壓力和緊張感減輕,所以才會具有治療功效。有時不利的情況也會發生(特別是當三分相的容許度很小,而困難相位的容許度較寬的時候),因為三分相也可能使一個人太容易接受困難的情境,合理化自己的不當處裡方式。

一張星盤裡如果有太多的三分相,代表這個人永遠會揀容易的路走,也很容易﹁脫逃﹂。這類人可以說是很幸運的;好運似乎會自然降臨到他們身上,令別人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對。而且這類人也往往認不出三分相帶來的才華。當別人指出他們在三分相那方面的才華時,他們可能會聳聳肩,認為每個人都能輕易發展出這種才藝。很奇怪的是,他們可能花一輩子去做一些自己並不擅長的事(由困難相位代表的事物),或許想像一下克服困難之後的滿足感,就能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傾向了──我們通常會比較重視必須付出努力的事情。總之,我們經常以不在乎的態度,來面對三分相帶來的才華和報償。

 

 

相位的意義-四分相

 

四分相 (The Square)

四分相就是把整個圓圖劃分成四個等份,它跟對分相有好幾個不同之處。
首先,四分相不像對分相那樣,它是由不相稱的元素構成的角度,因此這個相位裡已經帶有某種程度的緊張了。或許我們應該先思考一下「緊繃」(tense)和「緊張」(tension)是什麼意思。牛津英文字典對這兩個字的定義如下:
把某個東西拉長或是伸展之後的狀態。
情緒上的張力;把興奮感強壓下去;把強烈的感覺壓抑下來,讓外在顯現出平靜的樣子,但是很可能會突然瓦解,或者爆發成憤怒及某種暴力行為。


因此四分相比對分相更容易帶來緊張和壓力。這種感覺很不舒服,但也是非常有利的條件。譬如在生理的層次上,如果我們不繃緊身體的肌肉,甚至連坐、站或其他的動作都做不出來了。反之,經常活在緊張的狀態裡,也會耗損我們的能量,令我們提早老化,甚至傷害到我們的健康,而無法再做任何事情。到了這種地步,我們就是四分相的受害者了。不過從正向的一面來看,緊張的感覺往往會促使我們行動,令我們成長,變得更卓越。

如果說對分相描述的是「上與下」「左與右」的對立,那麼四分相描述的就是「上與左」的衝突。因此形成四分相的行星不但渴望不同的東西,而且會彼此干擾。


四分相能夠讓我們意識到兩個矛盾的面向,但是這兩股能量經常會阻礙彼此的運作。由於這兩股行星的能量干擾了彼此,所以我們會面臨一種緊張的情況,繼而產生一種不確定感,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面對未知。四分相如同土星一樣會製造強烈的恐懼,但是這種恐懼和不確定感,也會促使我們尋求不同的解決辦法。首先,為了讓自己有能力處理四分相帶來的問題,我們或許會以極端的方式,來強行解決相關生命領域裡的問題,因而造成各式各樣的挫敗和外在世界帶給我們的阻擾。我們會有一種用頭去撞牆的感覺,但是這種不斷想證實的驅力,也會增強我們的力量,促使我們做出偉大的事情。

 

 

四分相是很有用的,因為它可以使我們的態度和想法更圓融周全,內在變得更有力量。因此處理四分相的議題就像處理土星的能量一樣,越老越有能力面對。努力解決四分相帶來的問題,就是成長和成熟的重要經驗。星盤裡缺少四分相的人通常成熟得比較晚,因為早期的生命經驗沒有帶給他們足夠的挑戰,所以長大之後面臨挑戰時會覺得很難產生力量,這類人容易走捷徑,選擇阻力比較小的路去走。


查理士‧哈威認為「四」這個數字與四分相有關,它代表的是物質與顯化。四分相迫使我們努力地解決它所帶來的問題,而且會藉著外在事件和我們的行為舉止,將這股能量具體地顯現出來。我認為四分相之所以會具體地顯化出來,是因為它帶有過多的能量而傾向於過度興奮。


四分相的英文字square,在日常用語上也時而出現。譬如當我們不再欠彼此任何東西的時候,我們會說「我倆的帳已經結清了」(We Are All Square);當我們想要和解時,我們則會說「讓我們的口徑一致」(Let's Square Something)。基本上,四分相的確與和解有關,因為這個相位裡帶有一種衝突的意味。對分相會使我們從一端擺盪到另一端,但是面對四分相時卻無法這麼去做,因為把重量放在四方形的任何一邊,結果都會變成長方形!我們不可能把四方形變成長方形,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盡可能帶著覺知去努力生產。


四分相最負面的展現方式是無能做任何事,因為我們找不到方法讓兩個行星達成和解。如果呈現的是這種狀態,我們的能量就會因為受阻而停滯不前,尤其是落在固定星座上面或是觸及到冥王星。這將會是很危險的狀況,因為四分相的本質就是要「做」,不做就代表這個四分相會反過來操弄我們。四分相以及所有的困難相位最主要的問題,就是會帶來過多的能量(手拉著手一定不會比以拳頭相向的能量來得高)。總之,四分相一定得在物質世界找到能量的出口,否則它就會破壞我們或是去損傷別人。
如果能以建設性的方式來運用四分相的能量,我們甚至可以達成不可能的任務。四分相會創造出強大的意志力和力量來迫使我們成長。

 

 

相位的意義-五分相系列

 

五分相系列(The Quintile Series)

五分相是72度的相位,雙重五分相是144度的相位。按照泛音盤(Harmonic)的理論,我們可以把五分相一直延伸下去,方式是把整個圓圖繼續按「五」這個數字的倍數延伸下去,而發展出18度角、36度角和108度角的相位。但是這些相位的容許度都很小,甚至不應該超過幾分的度數。
我強烈推薦讀者去閱讀約翰‧艾迪,查理士‧哈威和大衛‧罕布林(David Hamblin)的著作,他們在五分相系列和「五」這個數字的本質上面,帶來了許多的洞見。


罕布林在五分相的詮釋中一直提倡「風格」的概念,他認為五分相不但能道出一個人的風格,而且能描繪此人在創作上的風格。在五這個數字上面,罕布林引用了藍諾‧波斯南(Leonard Bosnan)曾經說過的一句話:根據「五」(Five)這個字的字根來看,它代表的是「收成」(harvesting),有點像把農作物捆成束狀,使得一種東西的能量變成具體的物質產品……,因此五這個數字代表的是把物質分類組合,像收成的農產品那樣供人們使用。


這種描述的方式,令我覺得與五有關的事物帶有一種處女座的特質。處女座是由水星所主宰的,在數字學家的眼裡,這個行星一向與五有關,因此把五分相和水星聯想在一起,算是了解這個相位的正確方式。
占星家一向把五分相與心智能力連結在一起,而這也跟水星有關。約翰‧艾迪甚至把這個相位描述成「把自己的想法加諸在世人身上」。


如果五分相代表的是風格,或許我們可以說這個相位也代表溝通,把思想透過說、寫或雙手的運用,變成具體的形式。罕布林同時也主張,星盤裡有五分相的人,往往很強調做、連結、安排以及讓想法成形。


約翰‧艾迪(John Addey)在他的《占星學的泛音盤理論》(Harmonics in Astrology)這本書裡提到,五分相系列描繪的是一個人喜歡的藝術形式。他還認為五分相系列與掌握物質的慾望有關,也代表一切創造活動的前奏,可以說是一種對權力的渴望;知識就是權力,而概念則是創造背後的驅力。艾迪同時也把五和婚姻的特質連結在一起。此外,我們也可以把水星的某個面向和婚姻連在一塊兒,因為水星負責的就是連結。廣義的結婚就是一種結合,而五分相最關切的也是把理念和物質形式結合在一起。如同艾迪所說的:
每一位藝術家(雕塑家、都市規劃者、廚師、政客、醫師等)都有自己的理想和內在的理念,而且都很渴望將其表達出來,所以經常會問自己該如何將這份理想變成現實。


況且,藝術家往往都嫁給了自己的藝術工作。比爾‧提爾尼認為五分相似乎代表與生俱來五分相系列,五分相是72度的相位,雙重五分相是144度的相位。按照泛音盤(Harmonic)的理論,我們可以把五分相一直延伸下去,方式是把整個圓圖繼續按「五」這個數字的倍數延伸下去,而發展出18度角、36度角和108度角的相位。但是這些相位的容許度都很小,甚至不應該超過幾分的度數。
我強烈推薦讀者去閱讀約翰‧艾迪,查理士‧哈威和大衛‧罕布林(David Hamblin)的著作,他們在五分相系列和「五」這個數字的本質上面,帶來了許多的洞見。

 

 

罕布林在五分相的詮釋中一直提倡「風格」的概念,他認為五分相不但能道出一個人的風格,而且能描繪此人在創作上的風格。在五這個數字上面,罕布林引用了藍諾‧波斯南(Leonard Bosnan)曾經說過的一句話:根據「五」(Five)這個字的字根來看,它代表的是「收成」(harvesting),有點像把農作物捆成束狀,使得一種東西的能量變成具體的物質產品……,因此五這個數字代表的是把物質分類組合,像收成的農產品那樣供人們使用。


這種描述的方式,令我覺得與五有關的事物帶有一種處女座的特質。處女座是由水星所主宰的,在數字學家的眼裡,這個行星一向與五有關,因此把五分相和水星聯想在一起,算是了解這個相位的正確方式。
占星家一向把五分相與心智能力連結在一起,而這也跟水星有關。約翰‧艾迪甚至把這個相位描述成「把自己的想法加諸在世人身上」。
如果五分相代表的是風格,或許我們可以說這個相位也代表溝通,把思想透過說、寫或雙手的運用,變成具體的形式。罕布林同時也主張,星盤裡有五分相的人,往往很強調做、連結、安排以及讓想法成形。
約翰‧艾迪(John Addey)在他的《占星學的泛音盤理論》(Harmonics in Astrology)這本書裡提到,五分相系列描繪的是一個人喜歡的藝術形式。他還認為五分相系列與掌握物質的慾望有關,也代表一切創造活動的前奏,可以說是一種對權力的渴望;知識就是權力,而概念則是創造背後的驅力。艾迪同時也把五和婚姻的特質連結在一起。此外,我們也可以把水星的某個面向和婚姻連在一塊兒,因為水星負責的就是連結。廣義的結婚就是一種結合,而五分相最關切的也是把理念和物質形式結合在一起。如同艾迪所說的:
每一位藝術家(雕塑家、都市規劃者、廚師、政客、醫師等)都有自己的理想和內在的理念,而且都很渴望將其表達出來,所以經常會問自己該如何將這份理想變成現實。
況且,藝術家往往都嫁給了自己的藝術工作。比爾‧提爾尼認為五分相似乎代表與生俱來的才華或能力,但是這份能力不一定會發展出來或是被外在的經驗所侷限。
把圓圖劃分成五、七、九的等份形成的相位,的確帶有很特殊的才能,因此這些相位無法以傳統工具書的方式來加以詮釋。工具書的本質是在處理一般的共通現象,而不是少數人所擁有的特殊才能。讀者如果想了解五分相、七分相或九分相,必須參考更細膩更精確的詮釋,因此不妨閱讀一下大衛‧罕布林的精采著作《泛音盤》(Harmonic Charts)。

 

 

也許舉出一些例子,我們會更了解五分相的意義。首先讓我們研究一下太土的五分相。某人的星盤裡有這個相位,他顯現出來的個人風格是自制、自律、自我保護和嚴肅認真。這個人的才華涉及到規劃和結構,他的頭腦喜歡按照系統式的方式來運作。他的心理狀態和太土有困難相位的人很像,但是工具書的解釋並不適用於這個人。如果說五分相描述的是一個人的父親,那麼此人的父親也帶有自制和嚴肅認真的特質,在規劃和結構上面也有一些才能。我就認識一位有這個相位的個案,他父親的工作是為商店和花園做設計規劃,他會先把平面設計圖畫好,一切都計劃周全了,再決定如何下手去做。這位個案本身也喜歡在建築上面做一些評論。

我自己的木星是落在十宮,與三宮的土星成雙重五分相。我的工作涉及到寫作及占星學方面的交流,可以說是在宣揚木土所代表的古老哲學。我會把這方面的知識加諸在別人身上,這是十分吸引我的一種藝術形式,也是我經常思考的事情。
珍‧奧斯汀的星盤裡有許多的五分相,包括水星與上升點的五分相。這是很符合作家特質的相位,但是因為她的出生時間不準,所以讀者對這個相位不需要太在意。不過她的確有水星與海王星的五分相,這是很有利於想像力和創作力的相位,更有趣的是她的太陽與月亮、金星與火星都是五分相,而且都跟木星成雙重五分相。


如果一個人的金星、火星和木星形成了困難或是和諧相位,我猜想這個人的愛情生活一定很有趣。這些行星的組合代表浪漫愛情和性生活一定很精采,如果形成的是困難相位,那麼此人就可能同時交往好幾個對象。這種行為在十八世紀是不太能被社會接受的。珍‧奧斯汀無疑地是一個非常浪漫的人,而且一直夢想能找到完美的對象,卻始終沒有結婚。我想我們可以很確定地說她從不隨便和人上床,這一點很容易從星盤看出來;她的上升點是落在處女座,與海王星合相,與金星成半四分相,而海王星又跟落在射手座的太陽成四分相。這些全都代表珍是一位浪漫主義者和理想主義者,而這種人是不會隨便進入不完美的關係的,因為她們不願意讓自己的夢想破碎。很顯然這樣的女人也不可能為了經濟或生存的理由去嫁人。


珍的金星、火星、木星的五分相,很清楚地道出了她的創作才華。她所有的著作描寫的都是浪漫愛情,或是年輕女人(金星)與年輕男人(火星)交會的過程。她的父親是一位教區牧師(太陽落在射手座與天底合相、與海王星成四分相,而木星則是跟天頂合相),向她求婚的人之中也不乏神職人員。


太陽和月亮的五分相則代表有創作才能,而且關切的是陰性法則與陽性法則的結合。
約翰‧艾迪曾經指出五分相帶有一種執迷的特質,我認為這句話的意思是五分相會令人朝著同樣的主題去思考。珍‧奧斯汀的太月與金火都是五分相,我們可以說她執迷的就是關係議題。由於她的關切是源自於五分相,所以並沒有在外境裡顯現成婚姻的形式,比較是把自己的想法加諸在世人身上。

 

 

占星相位:水星-金星

 

水星--金星

美麗的辭藻。對文字的喜愛。美妙的想法。對愛與和平的思考。優美的舉動。

這兩個行星不可能超過75度的距離,所以只可能形成六分相、半四分相以及合相。我對這兩個行星的組合並不是很熟悉,不過他們的確意味著和藹可親、迷人的風度和做人的技巧。


他們懂得以美和優雅的方式表現自己,而且可以 找到各種方式釋放自己的創造力,這類相位也會在嗓音美妙的人或歌者的星盤裡發現。有時我們會愛上一個人的聲音,而那些能夠以嗓音吸引人的人,很可能有水金的相位。

但是著名作家的星盤裡,不知怎地卻很難發現這類相位。這類人喜歡思考和說話,特別是愛或關係這方面的題目,因此即使這類相位和寫作沒有太大的關聯,至少能代表喜歡閱讀的傾向。

其他形式的藝術譬如音樂,也可能跟水金的相位有關,不過這類相位比較代表藝術技巧,特別是運用到雙手的技藝。許多舞蹈家也有這類相位,所以我們會將它們和優美的動作聯想到一塊兒。達文西的星盤裡有最緊密的水金半四分相。

藝術經紀人或是美容業者的星盤裡也有強烈的水金能量,因為他們必須為藝術或美容產品代言,或是扮演仲介的角色。舉個例子,我認識某位女性經常舉辦香水發表會,她的星盤裡就有這兩個行星的正45度角。

水金型的人經常思考和談論他們的價值觀,對金錢議題也很感興趣。馬克思的一生都涉及到思考、探討和撰寫價值及資源方面的議題,他的星盤裡有水金合相(水星是落在雙子座,金星是落在金牛座,但這兩個行星的合相距離接近6度)。

如果星盤裡還有其他元素的支持,那麼水金的相位就會帶來高度的外交手腕。這類人很喜歡思考和平的議題,所以十分有利於外交或公關工作,他們的外交手腕會帶來持久和快樂的關係。他們知道說出什麼樣的話容易被接受,而且會在表達上面儘量符合理性與公平的原則。

 

占星相位:水星-火星

 

水星-- 火星
果決的溝通方式。清晰而快速的思維。心智富有競爭性。手足失和。將思想付諸行動。


這兩個行星形成的困難相位,喜歡用「別囉唆」之類的方式來說話。水火型的人會越過各種繁文縟節和廢話,當然也包括你說的話在內! 他們喜歡以誠實、敏銳、清晰和簡明的方式溝通,所以不要期待他們以溫和、細膩或技巧的方式表達自己。他們的技巧通常會透過直言不誨的勇氣和能力展現出來。


在心智層面,這類人帶有高度的競爭性、精準度和迅捷的思維能力,他們會藉由快速的思考能力來確立和保護自己。這類人也可能是課堂裡的笑料來源,因為他們的反應非常敏捷,不過他們也很容易感到乏味,而且對那些反應較慢的人很不耐煩。這類人在當學生時,可能會在桌子底下偷偷閱讀和上課內容完全不同的書籍,這不但是確立自己的一種方式,同時也表現出了內心的乏味感。

對他們來說,頭腦就是他們的武器,而且有充分磨利頭腦的需求。在心智層面,水火型的人需要很多的「肉」來磨牙。但是這類相位本身並不代表專心於知識的追求,因為追求知識意味著深入思考和高度的毅力,而這些都不是水火型的人強項,除非土星的能量很強。他們可能會對學術領域不耐煩,而且會覺得受威脅。


已故的英國占星家約翰‧艾迪就有水火的四分相,他發現水火和水天的相位經常出現在小兒麻痺症患者的星盤裡,並認為這些人都有頭腦敏捷的特質。小兒麻痺症是水火相位罕見的生理現象,但是神經緊張和易怒卻是常見的傾向。從我的經驗看來,水火呈困難相位或緊密相位的人要不是老煙槍,就是習慣咬手指甲,他們的健康問題多半涉及到神經系統,包括所謂的精神崩潰都不是罕見的現象。基本上,水火型的人在溝通時多半帶有不耐煩和愛發火的傾向,因此他們必須找到發洩的管道,譬如寫作、寫諷刺文學,或是幫助別人克服溝通障礙。

火星一向需要為某個目標奮鬥,這類相位的任務就是要活出文勝於武的金科玉律。


人們通常能意識到這類人的挫敗感;他們的頭腦反應實在太快了,所以筆和嘴都趕不上頭腦的速度。他們的話語經常脫口而出、來不及修飾或形成妥善的想法。這並不代表水火型的人不願以和緩的方式說話,他們只是非常相信直截了當的表達方式罷了。在寫作和演講時,這類人的風格之中帶有一種諷刺性和正中核心的特質。如果這兩個行星的組合恰好出現在一個不太外向,或是溫和的人的星盤裡,仍然會以簡明的方式表達自己。

這類人多半來自於爭執不休的家庭背景。他們從小就沒有太多機會確立自己的意見和想法,甚至沒有機會讓大人聽到他們說話,因此長大之後就會藉由溝通來展現主宰權。他們會以快速、強勢或尖銳的方式溝通,而且帶有一種威脅他人的態度,就好像隨時準備與人對立似的。有時他們的原生家庭裡並沒有太多的爭執,卻有明顯的競爭性,譬如兄弟姊妹不和,因為大人總是會強調哥哥姐姐在學校的表現有多好。當然劇情的展現可能有許多方式,但主要的議題就在於長大之後會有憤怒的情緒,而且很難以社會接納的方式表達自己,甚至可能會發展出偷竊的行為,或是性方面過於早熟。

水火型的人不一定喜歡與人爭執,因為他們很清楚自己的心智能力,所以對合作並不感興趣,也不想贊同別人(凡是涉及溝通方面的事,這類人都喜歡我行我素)。他們對別人的意見還沒感興趣到要改變自己的程度。他們之所以與人爭執,是因為他們太習慣於爭論,所以很難想像還有其他的溝通方式。水火呈對立相的人尤其愛指責別人、激起紛爭,甚至會忘了爭論必須有兩人才能成立。他們即使不愛爭論,也有一種熱切的傾向,而且是以非黑即白的方式在思考,或是沒有足夠的資訊便驟下結論。

這類人總覺得「行動勝於語言」,這也是他們為什麼不喜歡討論事情的原因(他們通常很怕開會);或許這也是他們不肯合作或是不民主的理由之一。其實水火型的人並不一定是行動派,他們的挑戰乃是要將想法和行動結合,把自己的理念付諸實踐,而且不能否定別人也有自己的意見。

這兩個行星的組合也很容易出現在罪犯,特別是小偷或扒手的星盤裡。由於水星是無道德感的行星,而火星又有我行我素的傾向,所以形成上述的罪行是不足為奇的。偷竊也需要具備水火的某些特質,譬如敏捷的思想和行動,勇敢、衝動和膽大妄為的傾向。
善用這類相位的方式就是投入於一種勇於發言的情境,如果不能善用敏銳的頭腦,這類人很容易變成囉唆、不滿足、易怒和充滿偏見的人。

有水火相位的人小時候就對性很好奇,經常令他們的父母感到窘迫。我認識一位有這類相位的個案,他因為好奇心而變成了兄妹亂倫的受害者。

困難相位最糟的情況可能是好辯,或者把別人的意見看成是對自己的人身攻擊,這類人也可能把殘餘的競爭性展現在溝通上面,把每一次的溝通都看成是一種威脅或對立。衝動和不耐煩也是常見的狀態,同時還伴隨著緊張、易怒或是找別人的碴。他們的不耐煩傾向,也會顯現在其他的溝通形式或交通運輸上面--沒有人比水火型的人更痛恨等公車或是遇見塞車了。從好的一面來看,這類人有能力和勇氣誠實地表達自己,同時頭腦也非常敏銳清晰,他們的言語富有機智,能夠機敏地運用語言文字。

有這類相位的人可能變成諷刺文學或偵探小說作家,也可能成為評論家、發言人、辯論家或智力遊戲專家,甚至成為舞台燈光師。任何一種需要發言能力的情況,都很適合水火型的人參與,畢竟得有一個人有膽量說出國王沒穿衣服這個事實;那些會說出這類話的人,無疑地一定有水火的相位,也可能有水天的相位。

能言善道的瑪格麗特公主也是這類相位的明顯範例,她的星盤裡有這兩個行星的緊密四分相。呈柔和相位的人言語比較不辛辣,但仍然喜歡用強烈的辭藻或是善辯,而且表達很清晰。水火六分相在心智層面特別會展現出清晰和精確的特質,也格外能把想法付諸實踐。

說作家,也可能成為評論家、發言人、辯論家或智力遊戲專家,甚至成為舞台燈光師。任何一種需要發言能力的情況,都很適合水火型的人參與,畢竟得有一個人有膽量說出國王沒穿衣服這個事實;那些會說出這類話的人,無疑地一定有水火的相位,也可能有水天的相位。


能言善道的瑪格麗特公主也是這類相位的明顯範例,她的星盤裡有這兩個行星的緊密四分相。呈柔和相位的人言語比較不辛辣,但仍然喜歡用強烈的辭藻或是善辯,而且表達很清晰。水火六分相在心智層面特別會展現出清晰和精確的特質,也格外能把想法付諸實踐。

 

占星相位:水星-海王星

 

 

水星--海王星

啟發人心的話語。非邏輯性思維。意見被消融掉。扭曲訊息。把事實理想化。對集體意識的滲透力。創作力。

典型的水海型人有一種扭曲事實的才華,特別是這兩個行星呈合相或困難相位。這種扭曲的能力可以帶來高度的創造力,但是也可能誤導別人。這類人有許多是在媒體裡工作,特別是廣告界。馬丁‧弗萊曼︵Martin Freeman︶很文雅地將水海的相位描述成﹁真相是可以修潤的﹂,因此這類人有一種才華,能夠把眼前的情境以最美好的方式描繪出來。我所謂最美好的方式,指的是詮釋者以隱微的方式影響他人的感受和思想,例如啟發他們朝著新方向去思考,或是逐漸侵蝕掉他們的意見。

這兩個行星的組合與新聞或報紙的報導有關,因為報紙不但能提供訊息,也能啟發人心,同時也會誇大消息,以十分技巧的方式宣揚八卦和醜聞。即使是最忠於事實的記者也可能將真相理想化,因此不會據實報導事情的所有面相,而且我懷疑社會大眾是否真想看到完整的事實。媒體記者勢必會做出某種程度的歪曲,這種歪曲事實的傾向,還有一部分是源自於記者將事實看得比神還大,故而忽略了眼前情境帶來的內在感受和意義。報紙上的故事或任何一種虛構的故事,都會把粗糙的情節潤飾得比較精緻一些,以便更吸引人閱讀,乃至於變得人工化,因此水海人的才華也是一種詛咒。

海王星會把水星的邏輯思考和客觀性逐漸侵蝕掉,而強化了一個人的非理性覺知和非語言的溝通能力。因此,這類人多半有影像和音樂方面的才能,但是不善於透過語言或其他藝術形式,來傳達他們看到的影像。

那些有困難相位的人也容易感到挫敗,尤其是語言方面的表達。那些有閱讀障礙的人星盤裡經常有水海的困難相位,當然有學習障礙的人也一樣。在拼字、看地圖、學數學和依照公式來思考時,水海型的人都會有些困難。

有這類相位的兒童,最好以較為不尋常的方式來教導他們,譬如藉由圖像解釋知識。他們需要受到啟發。水海的相位也帶有高度的想像力和豐沛的創作力,這類人的想像力要先被滿足了之後,才有學習的意願。背誦和強記對他們而言是一種詛咒,也可能根本無法生效。他們也不欣賞純報導式的資訊;他們豐富的想像力可能會把一開始聽到的事實,變成越來越離譜的虛構故事,對他們來說事實和虛構之間沒有太大的差異。

水海型的小孩寧願世界裡住的都是女巫或精靈,成年之後他們也可能把政府、鄰居或任何人看成是完全美好,或是完全邪惡的人。他們會扭曲事實以符合自己的想法,所以很適合宣傳工作。水海型的人一般並不像別人想像的那麼糊里糊塗和漫不經心,但如果木星也涉及進來的話,就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。

太空人派崔克‧摩爾(Patrick Moore)的星盤裡就有這三個行星的緊密四分相,他雖然是個極有學養的人,卻顯得有點迷糊和漫不經心。他把科學事實理想化這件事令人覺得十分有趣,因為這也是水海的另一種特質,尤其是對分相。他對占星學的態度是眾所皆知的;他似乎認為占星學就像童話故事一樣荒誕,而且可能是一種蠱惑大眾的方式。我們可以說他把自己的海王星投射到研究占星學的團體身上,他對這個議題的強烈主張則可能是受了木星的影響。

 

 

典型的水海人對外界的影響格外敏感,他們似乎能滲透到別人的頭腦裡面。他們的思想和別人的思想之間的界線是很模糊的,這不但帶來了心理學方面的才華,同時也有為人洗腦的能力。在滲透到別人心智的過程裡,水海人不但能覺知外界的訊息,而且能隱微地改變它們,所以這類相位才會和廣告及宣傳有關。

這類人之所以有學習上的困難,是因為太容易受外界影響。他們的心是完全敞開的,很容易被別人的思想或觀念模塑,故而覺得學習方面有困難。若想掌握住事實,我們的頭腦就不能意識到過多的資訊,但是有水海相位的人的頭腦,會把外面所有的資訊全部吸收進來,因此很難釐清或加以組織。這就像個非常敏銳的收音機的接收器,會接收到所有頻道的訊息,所以必須細膩地微調才行。我們的確可以說水海型的人有一種微調能力。他們也會覺得如果不把某些感覺寫下來或是列出清單,他們的想法就會石沉大海。


以我的經驗來看,水海型的人如同收音機的接收器,很少會忽略任何信息。這類孩子能捕捉父母未說出的秘密,然後在最不恰當的時刻當眾說出來。

那些有水海困難相位的人也可能是慣性撒謊者,至少兒童時期有這種傾向。這類孩子在大人面前說出的駭人故事,其聲波可以傳到好幾哩以外。即使是年紀很小的時候,他們就已經展現出對八卦消息的高度興趣。他們能夠輕易地編出荒誕的故事,也能藉由這些故事轉移別人的注意力。也許他們真正的目的只是為了不想成為別人閒聊的對象。水海型的人不但會耽溺於談別人的八卦,也可能成為八卦的主角。
水海型的年輕人或許善於說一些沒有事實根據的故事,不過這些故事還是帶有某種心理上的真相,能夠鮮活地描繪出這個年輕人的內在現實,所以必須以認真和尊重的態度看待它。

水海型的成年人雖然不會說出離譜的謊言,但是仍然有能力曲解訊息,至少會以手舞足蹈或是繪聲繪影的方式傳遞消息。詞曲創作者和詩人經常有這類相位,譬如莫札特有對分相,巴布‧迪倫有四分相︵水星和交點有相位︶,約翰藍儂有半四分相,李斯特則有六分相。

音樂可能是水海型的人最了解的語言,即使是有這類相位的一般人,也有哼哼唱唱的能力。那些呈柔和相位的人則有欣賞音樂的能力,但真正有才華或是能夠把音樂具體創作出來的人,多半帶有困難相位。

我也曾經見過這類人投身於織品設計的工作,可以說是善於在布料上說故事的人。


海王星通常和集體意識的渴望及感受有關,也代表一個社會的神話意象。那些水海成困難相位的人主要的作用,就是為社會提供語言或非語言式的神話意象。因此,這兩個行星的組合經常出現在作曲家、詩人或小說創作者的星盤裡;他們能夠為我們的視野帶來細緻的改變。有這類相位的人需要一個管道來表達他們的想像力,因此必須在社會裡找到適當的位置,來抒發他們的那些具有啟發性的想法。缺少了這種管道,他們很可能成為水海相位的破壞性的受害者,變成隨便散播流言的人或是醜聞主角。這類相位不但可能使人成為八卦小報的記者,也可能成為下流媒體的受害者。

在日常生活的層次上,這類人也可能在鄰居之間談別人的醜聞。他們最負面的展現形式就是自欺或是扭曲事實。雖然他們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下一個莫札特或拜倫,但仍然可以期待在小範圍之內展現創意。

安徒生童話的作者也有這兩個行星的八分之三相,研究撰寫有關個人和集體夢境及神話的榮格,也有這兩個行星的五分相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用户评论
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网友名称: 匿名用户
电子信箱:
评价等级: 1 2 3 4 5
验 证 码:
captcha
评论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