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书籍试读 > 當代古典占星研究--秦瑞生老師推薦序

会员登录

captcha

>>注册新会员
>>您忘记密码了吗?

浏览历史

當代古典占星研究--秦瑞生老師推薦序

秦瑞生 / 2013-11-28

站上古典占星復興運動的浪頭

秦瑞生

本書原著作者班傑明.戴克博士長相斯文,風度翩翩,擁有美國伊利諾大學博士學位,擅長邏輯思辨,在大學院校教授哲學課程,專精於希臘亞里斯多德和斯多葛學 派(Stoicism)的哲學意義;舉辦Logos&Light一系列講座、製作CD,為占星學和神祕主義者提供堅實的哲學基礎。步入二十一世紀後,成為 古典占星學界的耀眼新星,他努力費心地整理、翻譯中世紀時期的占星書籍,涵蓋阿拉伯及返回歐洲後一些大學正式講授的重要典籍。由於他精通拉丁文及阿拉伯 文,故對原典或相關不同語文的譯本,用心爬梳比對校正,真實地呈現語詞的原意,如西元2007年翻譯的古德.波那堤(Guido Bonati)鉅著《天文書》(Liber Astronomiae)共十冊。筆者閱讀過他接受的兩次專訪(註1),都一再強調翻譯應有的精神,顯見他作為知識份子的學術堅持與真誠的赤子之心。所以 我常瀏覽他的網頁,期待著他出版新書或是新文章,這都能給自己帶來閱讀後的知識滿足感和心靈愉悅。

中世紀占星學(Medieval Astrology)是阿拉伯時期的占星家整理闡釋希臘/羅馬時期的占星資料,所形成的一個體系,當這些知識流傳返回歐洲後相當盛行,一些拉丁語系的占星 家再詮釋使之更完備,熱潮持續至文藝復興時期,形成輝煌的頂峰。它是古典占星學最重要的基石,儘管某些占星學者認為阿拉伯時期的占星家可能在希臘原典上, 有某些觀念誤解其意,或作太過擴充的解釋,如
Almuten的計算(註2),但整體來說,瑕不掩瑜。就因中世紀占星學相當重要,研習古典占星者,或欲瞭解西洋占星歷史發展史者,有必要知道其演變。

西洋占星學在西元二.三世紀羅馬時期出現第一次黃金時代,同時期的波斯薩珊(Sassanid)王朝也熱衷科學知識,派大使至鄰近國家借來國內沒有的典 籍,因而引進希臘天宮圖型式的占星學,西元一世紀都勒斯(Dorotheus of Sidon)的《占星詩集》(Carmen Astrologicum)乃在波斯境內出現。西元四世紀羅馬君士坦丁(Constantine)一世大帝在位期間,極力推行基督教為國教,已開始打壓違 反「全能上帝」教義的異教或異端,而狄奧多西(Theodosius)一世於西元
380年宣布基督教為唯一合法的宗教,頒布法令取締驅逐一切異端邪說,包含占星學說。西元395年羅馬帝國分裂成東西兩個羅馬帝國後,繼位者狄奧多西二世 更頒布「狄奧多西法典」(Theodosian Code)變本加厲地執行反異端法令,一些占星家紛紛避難到東羅馬帝國、敘利亞、波斯、哈蘭..等地區。

加上基督教史上相當重量級的人物聖奧古斯丁(St.Augustine,西元354.430年)極力貶抑占星學,遂使占星學的地位更快速地黜落。西元 476年,西羅馬帝國被蠻族人入侵覆滅後,歐洲不復見到希臘文撰寫的占星學書籍。它們大部分散留在其他上述地區,尚能活絡流傳。

西元六世紀查士丁尼(Justinian)一世,武功甚盛,幾乎回復羅馬帝國分裂前的疆域,他於西元529年下令關閉雅典的柏拉圖學院,幾乎將基督教教義 之外的其他哲學剷除殆盡,在占星學方面,僅醫藥和農耕的指導能流通,因此也奄奄一息。重要的占星書籍都保存在修道院和國家圖書館中,甚少有人借閱研究。占 星家出走到波斯,帶給薩珊王朝第六至七世紀占星學研究風氣的盛行,直到西元
651年被阿拉伯人滅亡為止(註3)。所謂中世紀時期,一般歷史學者大都認定是從西羅馬帝覆滅後,一直到西元1453年,土耳其鄂圖曼大帝摧毀東羅馬帝國
(即拜占庭)的君士坦丁堡為止。原本被視為文明象徵的富含渾厚文化氣息之文學詩歌、科學技術、醫學、藝術創作..等希臘語文著作,在歐洲似乎消失或隱晦不明,不再公開講授,故也有學者稱之為黑暗時代(DarkAge)。

西元七世紀初,中東的阿拉伯民族,受到宗教精神領袖默罕莫德的感召,凝聚力甚強,快速統一整個阿拉伯半島,甚至管轄至埃及、西班牙半島南部,建立橫跨亞、 非、歐的大帝國。他們鑑於鄰近國家或地區,如拜占庭、波斯、印度、中國..等知識文化水平較高,尤其嚮往拜占庭,遂興起效尤之心,渴求學問知識。西元九世 紀阿拔斯(Abbasside)王朝期間,約為西元833年,在首都巴格達成立智慧宮(House of Wisdom),為國家級的綜合性學術機構和高等教育學府,邀請學識淵博的學者來講授,並派大使到君士坦丁堡借書,廣泛搜集各類科別的重要著作,推行翻譯 運動,著手翻譯或重新注釋。在天文學和占星學方面,托勒密(C. Ptolemy)的《天文學大成》(Almagest)和《四書》(Tetrabiblos)最受矚目,其他的占星書籍也大都匯流到阿拉伯,讓占星學得以 保留並發揚光大。

中東哈里發(Caliph),即回教主,身旁常有宮廷占星家當顧問,如巴格達首都的興建,就依波斯人Nawbakht帶領的占星家╱天文學家所組成的團 隊,選定西元762年7月31日,約下午2:40吉時奠基(註4)。國家也設立天文台觀測星象,在精良的計時器未被發明之前,對禮拜虔誠的伊斯蘭子民來 說,天體大時鐘的運用,幾可彌補其缺憾。阿拉伯天文學相當發達,著名的中東歷史學者希提(
P. K. Hitti)的《阿拉伯通史》曾說:

「阿拉伯天文學家把他們辛勤勞動的、永垂不朽的成績保存在天上,我們看一看一個普通天球儀上所記載的星宿名稱,就可以很容易地看到這些成績。在各種歐洲語言中,大多數星宿的名稱都來源於阿拉伯語..,而且有大量的天文學術語,
如azimuth(地平經度)、nadir(天底)、zenith(天頂)等,也同樣來源于阿拉伯語。由此可證明,伊斯蘭給基督教歐洲留下多麼豐富的遺產。」(註5)

希提所言極是,恒星(fixedstar)名稱中前頭有Al的,如壁宿二Alpheratz、昂宿六Alcycone、畢宿Aldebaran..,不勝 枚舉。另外,發明平面的天文儀器象限儀(astrolabe),可輔助天文學家(十八世紀啟蒙運動前,天文學家與占星學家尚未分流,其實就是占星家)概算 當地命主出生時刻或卜卦起盤的ASC、MC..等一些天宮圖的基本需求,也可推估恒星位置。

除了占星學外,阿拉伯民族在醫學、化學(煉金術)、希臘哲學..也極有成就,到了西元九世紀末,這些學問都藉由曾統治過的西班牙半島南部返回歐洲,讓歐洲 重新看到文明的曙光,間接促進文藝復興。另外約於西元1000年左右,占星學又開始在拜占庭流行起來,竟是由於波斯人或阿拉伯人注釋的占星書籍傳回交流所 致,歐洲方面亦復如此,理查.塔那斯(Richard Tarnas)在《西方心靈的激情》第228頁所述就能證明:

「隨著阿拉伯著作的翻譯在連續幾代人中繼續進行,早在希臘化時代形成,在亞歷山大學派與煉金術傳統中得到闡述,並由阿拉伯人加以發揚的祕密占星學概念,在中世紀知識份子中間慢慢取得了廣泛的影響。」

後來因幾次十字軍東征,造成中東與歐洲民族間產生重大的宗教與文化之激烈衝突;文藝復興時期,部份占星家有意忽略阿拉伯人對占星學的貢獻,令人遺憾!(註6)

波斯/阿拉伯占星學對古典占星學的貢獻,約可歸納如下:

1.保留希臘/羅馬時期占星學的基本架構,並擴充自行發現或解釋的內容。
2.都勒斯的宮主星運用,或托勒密的Almuten(經計算相關度數其廟、旺、三分性、界、外觀等不同計分,選擇最高分的行星作Almuten管轄)。
3.恒星表的建構,命名與整理。
4.在希臘點(Greek Lots)的基礎上,擴充為阿拉伯點(Arabic Parts)。
5.具體使用太陽迴歸(Solar Return)作為流年運勢的預測方法之一。
6.創新太陽始入(Solar Ingress)的國運盤供時事推論,尚根據木星和土星會合周期、彗星..等。
7.引進波斯的法達大限(Fird.r. yyah),印度的九分盤(註7)。
8.具體明確卜卦、擇日的規則,建構新的相位和行星間的關係。

波那提的前述名著就是彙整阿拉伯時期波斯、阿拉伯許多重要名家的著作內容。這本書對往後的古典占星學起了相當重大的作用。戴克博士的占星學老師羅伯特.左 拉(Robert Zoller)精研此書,將其精華再作釋例解說,名為中世紀占星學,而在占星學界擁有一片天。西元1980年代歐美地區掀起的古典占星學復興運動,就是他 帶起浪頭的,甚有貢獻。戴克博士跟隨老師的腳步,繼續在中世紀占星學深耕,終於展現成果,所譯諸書幾乎都是占星學發展史中列為必讀的重量級名著。

本書譯者希斯莉所譯的這本書原著內容雖不多,卻是奠定古典占星學重要觀念的入門書,極佳的指南。誠如戴克博士在序言中所談,可以滿足讀者對古典學基本架 構、專有名詞、歷史及歷史上占星名家與其重要著作的初步瞭解;也能符合了解古典技巧、提升解盤能力的期望,又可回應一般人,尤其是現代心理占星學執業者, 對古典占星學的質疑,如本書第十五章〈古典占星的常見問題〉中提出的思辯,能適當地解答對古典占星學的誤解甚或不理性的攻擊。他以理性面對,不出惡言、伸 出友誼之手,願意溝通交流。以紮實的哲學背景,合理地解說行星的吉凶狀態,就像它的功能運作得好或不好,可能產生順利或阻礙的結果,恰當地反映人生的經 驗,貼切地描述我們日常所面對的人生,這豈是常被人指責的宿命論?同樣地,他認為宮位的好與壞,也是一般世俗的價值觀,攸關人所處的幸福與不幸福,我們自 然會經歷到順境與逆境,當面臨困頓,也許是我們所不能控制的,重要的是,要如何學習面對。戴克博士在本書中說,亞里斯多德告訴我們必須學習情緒管理,而斯 多葛則認為我們要學習轉化。

自從西元二十世紀後,引領現代占星學發展的占星家,普遍受到通神學的影響,強調內在神性、探索靈魂,復加上榮格的深層心理學說──無意識原型論、人本主義 心理學的人本中心、超過心理學的尋找真我、靈性層次的超越,將占星學完全導向個性解說、模糊和不易辨識或體認的內在心理層面。希斯莉和我常接到許多讀者詢 問,搞不清占星學為什麼會分成古典占星學和現代心理占星學,兩者到底有何差異?為了釐清這方面的疑惑,乃由我執筆撰寫〈百餘年來西洋占星學的發展演變概 述〉忝作附錄(見本書特別收錄),冀望讀者能瞭解古典占星轉向現代心理占星學的歷史脈絡,並比較兩者差異,以收他山之石,可以為錯之效。

希斯莉勤讀古典占星名著,西元2012年5月赴美參加UAC全球占星會議,選擇參與戴克博士中世紀占星學座談會,而與之結下良好緣份。鑑於本書有助於想要 了解古典占星基本觀念和內容,又不會有太大負擔的讀者,再加上國內較持平討論古典占星學的入門書幾乎沒有,他主動邀請希斯莉詢問將本書翻成中文的可行性, 她返台後即代為接洽出版社,並著手進行翻譯。儘管這本原著內容不多,希斯莉每字每句地琢磨,深怕弄擰了,遇有不解,即刻發信跟戴克博士遠距討論,務必要掌 握原著精確意義。她不計時間、成本為古典占星學盡心盡力,令人動容,慢工出細活,加上戴克博士的無比耐性與謙和地指導,終於使本書能夠出版與讀者見面,希 斯莉的辛苦付出,值得寫序推薦之。

註1:I.http://www.skyscript.co.uk
An Interview with Benjamin Dykes by Garry Philipson.

II.http://gryphonastrology.com/blog/2008/08/02/
Astrologer Interview: Benjamin Dykes.
註2:Rumen Kolev《Greek & Arab Astrology: Hyleg, Alchocoden & Almuten》P.30提及Ptolemy、Arab、Medieval計算分數標準不同。
註3:
Demetra George,《A Golden Thread: TheTransmission of Western Astrology Through
Culture》。
註4:詹姆士.霍登《The Foundation Chart of Baghdad》。
註5:轉錄自江曉原《歷史上的星占學》1995年版,P.188。
註6:莫林《Astrologia Gallica》,常流露對阿拉伯占星家的鄙視與輕蔑。
註7:返回歐洲後,印度的九分盤甚少被提及,文藝復興時期後就不再有它的蹤影。

用户评论
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网友名称: 匿名用户
电子信箱:
评价等级: 1 2 3 4 5
验 证 码:
captcha
评论内容: